您在的位置:> “一帶一路”背景下民族地區旅游業創新發展研究

“一帶一路”背景下民族地區旅游業創新發展研究

來源:中國民族旅游研究論文集   作者:吳忠軍 王佳果   發布時間:2016-07-05

  要】本文基于“一帶一路”重大經濟發展核心戰略系統分析了民族地區旅游產業創新發展迎來的發展政策、對外開發、產業升級、區域合作、基礎設施建設、產業投融資、市場拓展、文化交流等八大新機遇,概括了民族地區旅游產業創新發展的三大基礎優勢——民族地區是“一帶一路”的關鍵區域和國際旅游大通道,是新時期旅游業對外開放合作的前沿陣地;民族地區是旅游資源富集區,國家旅游市場吸引力巨大;民族地區旅游產業規模不斷擴大,是國民經濟發展的支柱產業。結合區域創新理論,深入分析了“一帶一路”戰略背景下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發展存在產品結構單一、業態老化、產業集約化程度低、產業效率低、管理體制落后、開發資金短缺、基礎設施薄弱和生態環境脆弱等問題,并就此在區域旅游產業創新體系的視角下,分別從理念創新、戰略創新、制度創新、合作創新、產品和業態創新、品牌營銷創新和智庫創新七大層面提出了相應的發展戰略與對策。

【關鍵詞】一帶一路;民族地區;區域旅游;產業創新

一、一帶一路: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發展新背景

兩千多年前,太史公司馬遷用“鑿空”一詞稱贊張騫之交通西域,由此開啟了持續兩千年至今的東西方貿易、人文交流通道。19世紀末20世紀初,德國地理學家李希霍芬和法國漢學家沙畹先后提出了“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概念。[1]在全球化進程不斷推進的新時代背景下,20139月、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先后訪問中亞和東盟過程中,首次提出了中國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戰略構想。“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簡稱“一帶一路”)的發展戰略是中國首次提出的重大經濟發展核心戰略,影響深遠,是持續推動中國崛起極為重大的發展方略,也將成為21世紀主導經濟全球化的全球發展戰略。[2]

從地理空間上看,“一帶一路”以古代“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為主。中國境外主要包括中亞、東南亞、南亞、西亞、歐洲等多個區域,共64國, 其中絕大部分是多民族國家。中國的中西部地區特別是地處沿邊沿海的民族地區是“一帶一路”、“互聯互通”的重要節點和關鍵樞紐,[3]在對外開發勢態格局中占據關鍵地位。縱觀歷史,中華各民族對絲綢之路的開通、維護和發展,都做出了重要的貢獻。[4]反之,絲綢之路也促進各民族之間的經濟文化交流,并影響了各民族的形成和發展。著名的三大民族走廊當中,西北民族走廊是陸上絲綢之路的重要干線,絲綢之路對西北諸民族的形成和發展起了重要的作用。[5, 6] 藏彝走廊在溝通南北絲綢之路,進行中外文化互動和交流方面,發揮了重要的歷史作用。[7]

“一帶一路”戰略是民族地區旅游業創新發展的重大機遇,本文通過對“一帶一路”新機遇、新形勢的系統分析,基于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發展的產業特點和優勢,分析發展創新的必要性,結合區域創新理論,提出民族地區旅游產業創新發展戰略和對策。

二、研究概念、文獻綜述和基礎理論

(一)基本概念:民族地區、旅游產業

本文結合“一帶一路”空間格局特征,從產業發展研究的視角將“民族地區”界定為民族九省(區),包括西藏、新疆、寧夏、內蒙古、廣西五個自治區和少數民族人口比重最高和民族自治地方面積較高的四個省份,即云南、貴州、青海、海南。這九省區國土總面積約568.85萬平方公里,占國土陸地面積的59.26%。作為一個相對較新、發展較快、業態豐富且外延不斷擴展的綜合性行業,目前國內對旅游業的定義和界定仍存在一定爭議 [8][9-11] [12, 13]。本文從技術層面界定旅游產業是為旅游者直接或間接提供各種旅游消費需求的服務和貨物的綜合性行業,既包括旅游景區、旅游住宿、旅游餐飲、旅游交通、旅游購物、旅游娛樂等核心子行業,也包括與旅游相關的旅游地產、養生度假、旅游電子商務等新興子行業。

(二)“一帶一路”戰略下的產業研究簡評

“一帶一路”戰略得到了學術界的廣泛關注。CNKI學術趨勢顯示,2013年“一帶一路”戰略提出后,學術關注度在短期內近乎直線上升,用戶關注度在20154月已高達21343次 ,學術論文總數高達2442篇 。不同學科的研究志趣差異明顯,政治、外交、軍事研究多從國家戰略、國家安全、軍事外交等方面進行戰略層面的理論探討;經濟、管理、國際貿易、金融學科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經濟全球化、區域合作、產業發展對策等。能源、交通、國土、農業、文化學科和研究領域的學者側重提出本領域的具體發展戰略和對策。旅游學界在“一帶一路”戰略提出后,對新機遇、新背景、新常態下旅游業的發展也進行了一些分析研究,但以網站報紙上探討性質的表面化解讀文章居多,缺乏系統論證分析的有深度的戰略性研究。旅游產業是國家戰略性支柱產業和人民群眾更滿意的現代服務業。旅游學界應加強對“一帶一路”的研究,提出旅游產業如何抓住機遇創新發展,這是學界的使命,是研究者的擔當。

(三)創新理論和區域旅游發展創新

1.創新理論和區域創新理論

1912,熊彼特首次提出了“創新理論”,由此開創了對“創新”問題的研究。二戰以后,創新研究逐漸演變成為“技術創新”和“制度創新”兩個流派, 20世紀90年代以來,區域創新系統成為研究熱點之一。[14-16]區域創新系統(Regional Innovation SystemRIS)是經濟學創新理論和地理學區域研究交叉產生的一門新領域,其概念和理論主要來源于創新系統和區域科學的研究成果。[14, 17]丁煥峰(2001)認為區域創新系統主要由四部分構成:區域發展戰略創新是區域創新系統構建的前提;技術創新是區域創新系統的核心;制度創新是區域創新系統的基礎;區域形象及區域營銷創新是區域創新系統的新內容。付淳宇(2015)則指出區域創新系統主要包括主體要素、功能要素、環境要素三大基本構成要素。[18]

2.旅游研究領域的創新研究

20世紀90年代以后,旅游創新研究在國外興起,[19]目前尚缺乏成熟和具有廣泛解釋力的統一理論,其概念、分類和體系都眾說紛紛[19-21]。國內的旅游創新從2000年以后開始,在旅游資源開發創新、產品業態創新、市場營銷創新、管理創新等方面都積累了一定的研究成果。近幾年,關于旅游產業集群、旅游產業融合、旅游文化創意的研究增長迅速。同國外研究相比,國內研究應用導向特別強烈,但缺乏創新理論分析和創新體系研究。

本文認為,旅游產業是服務性和區域性很強的產業,與傳統創新研究的對象制造業有一定區別。旅游產業的“技術創新”主要是產品、業態創新,產品創新的主要手段是文化創意,業態創新的主要路徑是產業融合。區域旅游產業的創新體系是一個復合系統。從構成要素角度看,包括:創新主體、創新資源和創新環境三類。主體包括政府、旅游企業、旅游智庫等;資源包括旅游產品、旅游資源、基礎設施、旅游人才等;環境包括行政體制、產業機制、產業政策等。從功能組成角度看,包括:(1)理念創新,是創新體系的靈魂;(2)戰略創新:戰略創新是創新發展的前提;(3)制度創新:制度環境和配套產業政策的創新是基礎;(4)合作創新:區域旅游合作創新是關鍵;(5)產品和業態創新:旅游產品和旅游業態創新是核心;(6)品牌營銷創新:民族地區旅游形象、旅游品牌和旅游營銷創新是重點;(7)智庫創新:旅游智庫建設創新是支撐。

三、“一帶一路”背景下民族地區旅游產業創新發展的重大機遇

“一帶一路”戰略使民族地區由對外開放的大后方、邊陲、末梢,走向了最前沿、重要節點和關鍵樞紐。[3]民族地區旅游產業迎來前所未有的重大發展機遇。主要包括發展政策、對外開放、產業升級、區域合作、基礎設施建設、產業投融資、市場拓展、文化交流等八大機遇。

發展政策新機遇。200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作出了《關于進一步加強民族工作加快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決定》,此后10年間又陸續發布一系列國發文件以促進民族九省(區)發展。“一帶一路”戰略提出后,民族地區紛紛推出各自的行動路線圖,加緊制定相關發展政策,旅游產業的發展也將進入新一輪的發展政策機遇期。

對外開放新機遇。旅游業是重要的服務貿易,市場準入門檻低,貿易壁壘少,對外開放時間早、開放領域廣、開放程度高,是對外開放的先導行業。相關研究表明,西部民族地區的入境旅游經濟發展水平[22] FDI(外商直接投資)水平明顯低于中、東部[23] [24]。“一帶一路”戰略使民族地區由對外開放的邊緣地帶走向戰略前沿,在整個國家對外開放格局中的地位發生根本性扭轉,民族地區旅游業對外開放將迎來新機遇。

產業升級新機遇。“一帶一路”重大互聯互通設施的建設,將極大提高民族地區的旅游可進入性,國內旅游市場和入境旅游市場特別是周邊客源市場潛力釋放。跨區域、跨境旅游合作也會帶來旅游產品線路、旅游市場、旅游營銷、旅游品牌一體化乃至旅游發展共同體等產業合作模式的創新升級。市場的變化倒逼旅游接待設施、旅游管理服務水平、旅游產品業態乃至整個旅游產業的升級轉型。

區域旅游合作新機遇。區域旅游合作是旅游服務“貿易暢通”的重要內容。“一帶一路”的多邊合作機制是民族地區進行國際旅游合作的重要平臺。旅游合作已經成為中國-東盟博覽會和中國-阿拉伯合作論壇的常態。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將西部民族地區與中東部旅游發達地區串聯起來,形成面向東部沿海、深入歐亞大陸腹地的旅游合作發展大格局,使內蒙古成為聯通俄蒙旅游市場的關鍵發展區域。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使西南民族地區成為面向港澳臺、東南亞旅游合作發展的橋頭堡。

旅游基礎設施升級新機遇。“設施聯通”特別是交通設施是“一帶一路”戰略實施的優先重點。民族地區是規劃建設中的新歐亞大陸橋、中蒙俄、中國—中亞—西亞、中國—中南半島、孟中印、中巴國際經濟合作走廊,以及配套建設的歐亞鐵路、中亞高鐵、泛亞鐵路等關鍵通道和重點工程的起點或重要樞紐。地處“海上絲綢之路”重要起點和橋頭堡的廣西和海南,國際郵輪母港建設和郵輪航線開辟也將面臨新機遇。跨境光纜建設、衛星信息通道建設也將促進民族地區智慧旅游和旅游互聯網、物聯網的發展。

產業投融資新機遇。“資金融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中國發起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得到了相關國家的積極響應,加之籌建、謀劃、建設中的“金磚國家開發銀行”、“上海合作組織融資機構”和“絲路基金”等,西部民族地區將獲得更多的國際層面的戰略融資新渠道。旅游產業是“一帶一路”投資熱點, [25]是資本市場重點流入的領域。

旅游市場拓展新機遇。“一帶一路”沿線新興經濟體是中國目前增長最快的客源國家,已經成為中國最重要的客源之一。2013年,中國最主要的20個客源國當中,“一帶一路”沿線新興經濟體國家有9個 ,占全年入境外國游客的34.74%,發展速度高于中國傳統的日韓、歐美等傳統重要入境市場。

旅游文化交流新機遇。“民心相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社會根基。國際旅游是文化交流,傳承和弘揚絲綢之路友好合作精神的重要產業載體;民族旅游也是促進國內不同民族、不同地區人民“交流、交往、交融”的重要方式。民族地區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山水相連、文化語言相通、風俗習慣相近,是民族地區充分發揮民族文化資源優勢,助推國家文化“軟實力”,開展民間旅游人文交流的重要優勢,也是中國對周邊國家開展旅游外交的重要機遇。

四、“一帶一路”背景下民族地區旅游產業創新發展的基礎優勢

(一)民族地區是“一帶一路”的關鍵區域和國際旅游大通道,是新時期旅游業對外開放合作的前沿陣地

區位優勢是“一帶一路”背景下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發展的重要優勢。西北的新疆是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是絲綢之路旅游帶的重要節點。西南的廣西是“一帶一路”有機銜接的重要門戶;云南是面向南亞、東南亞的輻射中心。海南國際旅游島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門戶戰略支點。95個沿邊口岸中有57個位于民族地區,五個國家重點開發開放試驗區全部位于民族地區,率先進行旅游綜合改革試驗的“一省一市一島”也全部位于民族地區。絲綢之路經濟帶的經濟走廊、國際骨干交通線路大都從民族地區連接境外。公安部和國家旅游局驗收批準的17條邊境旅游線路有15條位于民族地區。中國20個主要客源國有12個地處民族地區周邊,其中有5個直接陸地接壤。此外,中亞、中東國家與我國西北穆斯林民族在宗教文化上相通,客源潛力大。南亞的印度、巴基斯坦等國是新興經濟體,人口基數大,旅游出游市場巨大。良好的區位優勢使民族地區有望成為“一帶一路”旅游業對外開放合作的前沿陣地。

(二)民族地區是旅游資源富集區,國際旅游市場吸引力巨大

民族地區旅游資源類型豐富,組合條件好,品位高,精品多,蘊藏著我國乃至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旅游資源,具有極高的開發價值,旅游產業是民族地區的優勢產業。民族地區擁有12項世界遺產、2項世界非物質遺產、4項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8處世界地質公園; 5A級旅游景區36個,占全國總數的18%; 國家級風景名勝區39個,國家森林公園141個,國家地質公園31個,國家自然保護區119個,分別占全國總數的18.84%18.82%22.46%29.24%,占全國總面積的37.15%33.44%31.59%82.53%。 民俗風情和文化交流是來華旅游者最感興趣的旅游資源和旅游動機之一, 民族地區對入境旅游市場有較強吸引力。西部民族地區也是日韓游客的重要目的地。 [26]廣西、云南是東盟游客最重要的目的地。[27-34]西藏是美國游客重要的目的地,而且美國在主要客源國當中最偏好西部民族地區。[27, 35, 36]新疆、內蒙是俄羅斯游客的重要目的地。[27, 33, 37,38]

(三)民族地區旅游產業規模不斷擴大,是國民經濟發展的支柱產業

民族地區是我國旅游業發展時間較早、增長較快的地區,也是我國旅游業的重要組成部分。2000年西部大開發后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發展加速,旅游人數和旅游收入年平均多年增速10%以上。2008年以后,民族地區旅游業進入到提升發展階段,旅游人數和旅游收入多年增速保持在20%左右。2013年,民族地區旅游接待人次比2009年翻一番,從4.4億人次增長至9.57億人次;旅游總收入從3284億元增長至9330.13億元,增長了184.1%。與此同時,產業地位也不斷上升。至2013年,旅游總收入占GDP比重超10%的省區有5個,其中貴州、西藏高達29.61%20.45%。 旅游產業已經成為民族地區的支柱產業,產業優勢明顯、關聯產業多、產業融合能力強、市場潛力巨大、產品業態更新快,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先導產業。

五、“一帶一路”背景下,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發展存在問題暨創新發展的必要性

旅游產品結構單一,旅游業態老化。目前,民族地區文化旅游資源、生態旅游資源的開發水平低,旅游產品多停留在觀光旅游、鄉村旅游層面,休閑度假、健康養生等中高端產品項目少。民族地區的5A級景區 、五星級飯店(87家、11.77%)的數量少,占全國總數比例低。

旅游產業集約化程度低,產業效率低。2013年,民族地區A級景區總數占全國的16.91%,但接待總人數、營業收入、門票收入只占10.76%11.68%12.53%,產業效率明顯偏低。國內旅游接待人數全國比重37.9%,國內旅游收入比重35.9%;入境旅游接待人次占全國約15%,但收入比重僅12%;入境過夜游客人均天花費在全國處于中下水平,寧夏、青海墊底。

旅游管理體制落后,阻礙產業發展。民族地區旅游行政部門同樣面臨著“大產業、小部門”的監管格局,加之改革滯后,職能轉變緩慢,旅游行業管理水平差,旅游公共服務供給能力差。旅游開發以政府主導開發為主,市場化程度低。民族地區大型旅游國有企業、旅游上市公司體制弊病重重,企業效益遠落后于中東部地區。

旅游開發資金短缺,基礎設施薄弱。民族地區的總體經濟發展水平不高決定了旅游產業投資開發水平較低。2011年中國西部地區旅游投資全國比重僅占8%。截止2013年底,民族地區公路、鐵路、高速公路、高速鐵路營業里程全國比重僅為23.84%27.19%19.08%4.82%

生態環境脆弱。民族地區國土的不少區域是生態極度脆弱和中、重度脆弱區,而且在國家的生態安全戰略格局中占據極其重要的地位,生態重要性很高,有相當一部分地區屬于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或禁止開發區域。

六、創新·升級·合作:“一帶一路”背景下民族地區旅游業創新發展戰略與對策

(一)創新發展理念,實現民族地區旅游產業開放合作,協同發展的良好局面

“一帶一路”戰略的提出,為國際合作和區域發展帶來了新的理念。包括多邊共贏的合作理念、空前包容的開放理念,和均衡協調的發展理念,這些新理念對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發展有重要啟示。首先,要以開放促發展,實現民族地區旅游業跨越式發展。其次,要以區域旅游合作實現不同地區共同發展,發揮各自的競爭優勢,實現共生發展。最后,不同區域之間要均衡發展;同一地區內旅游產業同其他產業之間,旅游產業內部要素之間協調發展;旅游發展與文化傳承保護、生態保護建設協同持續發展。

(二)發揮后發優勢,實施民族地區“一帶一路”旅游先導發展戰略

旅游業已經成為民族地區的優勢產業和支柱產業,在“一帶一路”建設中,要樹立旅游業“先行先導”的發展戰略,進一步發揮旅游產業的經濟、社會、文化功能。通過旅游產業實現產業帶動融合、興邊富民;通過發展旅游促進民族地區生態保護和民族文化傳承。使旅游產業成為民族地區國民經濟社會發展的先導產業,各民族之間交流交往融合的重要途徑,助力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三)深化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完善配套政策,創新制度促發展

深化民族地區旅游體制機制改革,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首先是轉變政府職能,建立高效的旅游管理體制和監督機制,實現由“旅游管理”向“旅游治理”的轉變。在省(區)一級普遍建立旅游發展委員會,對產業發展綜合協調;建立健全行業自我管理組織。其次是進一步深化民族地區旅游國有企業改革,積極引進優質民營資本進入旅游業,大力培育市場主體,建立良性市場競爭機制。最后,要放寬市場準入門檻,建立多元化融資渠道,完善旅游投融資機制。利用好現有的產業政策,積極營造更優的產業發展環境。民族地區地方省(區)會同國家有關部門,在旅游用地、旅游開放、旅游財稅、旅游投融資、生態和資源管理、旅游人才培養方面進行探索和試點。

(四)創新區域旅游合作模式,形成國際旅游發展大格局

積極利用“一帶一路”現有雙多邊合作機制,推動旅游區域合作發展。發揮民族地區地緣優勢,使民族地區成為“一帶一路”國內國際區域旅游合作的前沿。加強國內旅游合作,不斷深化創新傳統區域旅游合作,加強協同創新,避免同質開發、惡性競爭等現象的出現,實現共生互補發展格局。從國家層面推動民族地區與東盟、中亞、東北亞、南亞等周邊區域的旅游合作。借助絲路申遺成功和高鐵建設,打造絲綢之路旅游經濟帶,發展海洋旅游、郵輪旅游,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旅。編制“一帶一路”國際旅游合作規劃,建設一批國際旅游合作示范區,打造一系列精品國際旅游線路產品,倡議成立“一帶一路”國際旅游博覽會和旅游高峰論壇,形成國際旅游發展大格局。

(五)推動民族地區旅游產品轉型升級,創新旅游業態

民族地區旅游業發展應以“優化結構、轉型升級、提質增效”為總體發展要求,結合“一帶一路”背景下,旅游交通、旅游市場等方面的新形勢,從民族地區獨特的民族文化、生態景觀等資源基礎出發,形成具有民族特征、文化特色、地域特點的創意文化旅游產品。加快旅游產品轉型升級,建立完善的旅游產品體系。促進以觀光旅游為主的單一型旅游向集文化體驗、休閑度假、健康養生、鄉村旅游、研學旅游等為一體的復合型旅游轉變。創新旅游業態,擴大旅游產業的內涵與外延,實施“旅游+”產業融合戰略,大力推進旅游與文化、農業、工業、商業、互聯網、金融、交通、林業、體育、地質、水利、海洋、環保等相關產業和行業的融合發展。

(六)創新旅游品牌和營銷,開拓新興旅游市場

文化是品牌的靈魂,民族文化是民族地區旅游產業和旅游品牌的核心競爭力。結合市場需求,運用文化創意對現有旅游品牌進行提升創新。以絲綢之路為紐帶串聯整合區域旅游產品,協同打造中華民族文化和絲綢之路文化戰略性國家旅游品牌。積極運用互聯網、物聯網和大數據等新興技術手段,進行精準化、個性化的智慧營銷。打破常規的旅游市場劃分的慣常思維,在鞏固日韓、歐美傳統發達國家市場的同時,大力對“一帶一路”沿線的新興經濟體國家進行品牌營銷和市場開發。

(七)創新旅游智庫與人才建設,為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發展提供智力和技術支撐

以民族地區旅游院系為基礎,大力發展旅游人才培養,深化民族地區旅游教育改革。加強民族旅游研究學科和人才隊伍的建設,發揮中國人類學民族學民族旅游專業委員會在學科建設和發展中的引領作用。促進民族地區旅游規劃、旅游研究咨詢行業的發展,改變目前民族地區研究咨詢機構少,本地產業發展過分依賴中東部機構的不良局面。建立來源廣泛的“一帶一路”民族地區旅游發展專家庫,專家的學科來源以旅游為主,同時包括經濟、管理、民族、歷史、地理、政治等多個學科,行業來源以各省(區)科研等單位、民族地區院校、旅游規劃機構學者為主,同時吸收部分旅游行業協會、旅游一線企業的資深人士。以旅游智庫建設支撐民族地區旅游業創新發展。

体球网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