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的位置:> 非政府組織參與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探索和創新

非政府組織參與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探索和創新

來源:中國知網   作者:吳祖梅   發布時間:2014-11-21

摘 要:建立與政府—市場失靈理論基礎之上的非政府組織,是時代的產物,是推動公民社會發展的相對獨立于國家與市場之外的第三部門。非政府組織利用非傳統形式、非政治的手段整合社會,在多元價值方面體現了獨特的作用,爭取了較多民眾的支持,有很大的群眾基礎。由于多種因素制約,包括旅游產業在內的民族地區的各個領域存在更多的政府——市場失靈的灰色地帶,非政府組織的定位和立場使得其在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發展中有更多的發揮空間。以非政府組織的相關理論為基礎,探討了非政府組織在民族旅游產業發展中的參與領域、方式、角色等方面的創新和實踐問題,以此為非政府組織在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工作深入提供新的思路。

    關鍵詞:非政府組織;民族;旅游

??

    作為現代社會中獨立于政府和企業的第三支社會力量,非政府組織在國內的影響日漸突出,在怒江、木格措等決策中,非政府組織都有出色表現。目前,國內較為知名的非政府組織有自然之友、綠色江河、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等。由于歷史、地理、政治等原因,我國多數少數民族分布地區的情況與非政府組織的活動方向有較高的重合度,因此,民族地區的非政府組織往往較為活躍,據統計,國內民族最多的云南省就有上百個非政府組織的辦事處或代表處。非政府組織積極參與民族地區的各種事務,對民族地區的經濟、政治、文化等方面有較好的促進作用。旅游產業是個綜合性產業,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發展與人口、環境、貧困等問題密切相關,而這些方面也是非政府組織的傳統活動領域,因此,推動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發展是非政府組織在民族地區活動的重要目標。而從當前非政府組織對民族旅游產業的參與來看,其參與力度還遠遠不足,需要進一步地探索和創新,這便是本文的研究主旨所在。


一、開闊視野,擴大參與領域

根據非政府組織的理論觀點,非政府組織的源起在于政府職能的轉變和市場的逐漸強大,在政府和市場同步調整的同時,人們開始在社會領域自我組織起來,滿足他們在政府和市場之外才能實現的利益、愿望和理想。非政府組織的公共物品提供論認為,非政府組織可以彌補市場失靈——政府失靈問題,而契約失靈論則強調了非政府組織可以提供一般契約機制無法向消費者提供足夠的監督服務。另外,關于非政府組織的消費者控制論、結社自由論等理論都在把非政府組織定位于社會領域的基礎上,認為非政府組織是政治國家和市場連接家庭這一私有空間的中介。非政府組織的各種理論為非政府組織對民族旅游產業的參與提供了理論支撐。民族地區的民族民眾、政府、旅游企業等是民族地區旅游服務提供的主體,在旅游產業鏈中,從上游到下游,各個主體的作用和功能各有不同。政府對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參與主要在于對旅游市場的管理約束、旅游景區的規劃建設、旅游服務標準制定、旅游資源的管理等方面,政府在旅游產業鏈中所扮演的角色主要是管理者和監督者的角色;旅游企業的職責主要是對游客的組織、接待,以及景區的業務合作等,企業在旅游產業鏈中所扮演的角色是利益既得者的角色;民族地區的民族民眾在民族地區旅游產業鏈中所扮演的角色主要是接待者、利益相關者等角色。從三個主體所扮演的角色和職責來看,三者之間的角色扮演有重合,但是并沒有直接的聯系和過渡,三者之間缺乏關系一個客觀的關系協調者,政府和市場的失靈使得民族地區旅游產業整體上不能形成一個健全的發展機制。

以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從業人員素質為例,對不同民族地區的旅游產業來說,其景區優勢雖然各有特色,但是從整體上來看,特點突出的旅游景區并不多見,多數景區都是山清水秀,景色宜人,同質化的景區特征使得民族地區的旅游產業優勢凸顯不足,雖然不同景區的定位有所不同,但是整體而言,景區的優勢突出還依賴于景區基礎之上的策劃、營銷、包裝、服務等環節,而這些環節的發展需要一定的人力資源素質來支撐,因此,人力資源培訓是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重點問題。而從整個產業鏈來看,目前參與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人員主要包括景區工作人員、酒店工作人員、當地民眾、旅行社等,民族地區的民眾是民族旅游產業從業人員的主力軍。從政府所處的立場看,各地旅游從業人員所處區域較為分散,政府對民族地區旅游產業從業人員的整體培訓需要支付高昂的成本,而這對于經濟水平相對滯后民族地區是不小的負擔,因此,政府對民族地區旅游從業人員的培訓往往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從旅游企業的角度來看,為了對企業規范管理,多數旅游企業都會對企業員工進行業務培訓,一方面單獨企業的內部培訓不能從整體上抬升整個旅游鏈的服務水平,各個企業的管理標準各有不同,因此,對從業人員的培訓內容也各有不同,加上旅游產業鏈的各個環節的服務標準各有不同,企業自身的資金力量有限,其在人員素質提高方面沒有太多的空間,因此旅游企業對于旅游服務鏈的人員培訓也存在一定局限性。從民族民眾角度來看,不同民眾分屬不同的利益主體,因此其所關注的重點主要在于自身的經濟利益,而不是整個產業的利益,民眾的立場不同,其對當地旅游產業的提升便難以形成一致的向心力。介于政府和市場之間的非政府組織,其第三方的客觀立場使其有機會和旅游產業的各個環節冷靜溝通,深入參與到與旅游相關的各個領域中去,如環境資源保護、人力資源培訓、政府決策聽證、產業合作等方面,并通過各種方式推動旅游產業的發展。人口素質問題、貧困等問題是制約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突出問題,非政府組織在民族旅游產業各環節中參與范圍的適當拓寬將使旅游產業鏈的發展更加和諧一致。


二、拓展思路,創新參與方式。

    民間性、正當性是非政府組織的主要特征,在利他主義與奉獻精神等價值導向下,非政府組織成員通過各種方式開展組織活動。每個非政府組織都有自己的活動主題,或環保,或扶貧,或人權等,對組織而言,按照組織主題達成相應主題目標是組織開展活動的主旨。主題目標是組織活動的指南針,只要是正當的組織活動方式都可以開展,因此在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參與中,非政府組織的參與方式并沒有既定的方式方法,只要是有利于活動目標實現的方法都可以實行,因此,創新參與方式是非政府組織參與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有益探索。以自然環境保護為例,我國多數少數民族分布地區多景色優美、自然風光保留完整,如云南省是我國少數民族分布最多的省份,全國有56個民族,云南就有52個,各民族大雜居、小聚居分布,少數民族遍布云南各個地區。云南擁有豐富的生態旅游資源,一座座巍峨聳立的高山,一條條奔騰的江河,一個個靜謐如鏡的瀑布,隨處可見高山峻嶺,森林茂密,青山綠水成就了云南民族地區一個個景色迷人的旅游景點。造化天然的自然生態,加上民族地區獨特的民族風情,厚重的歷史文化,和諧共生的自然理念,使得云南民族地區擁有了豐富的自然和人文旅游資源,旅游產業的發展帶動了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發展,是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柱。同樣,西藏地區也是如此,景色自然唯美,民族色彩濃重,旅游產業的發展具有巨大潛力。貴州省素有“公園省”之稱,是全國旅游資源最豐富的省區之一,其他民族地區也多是如此。優美的環境為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發展提供了豐富的資源,但由于這些民族地區所處地理位置和地貌條件影響,部分少數民族地區也是我國生態環境脆弱地區,因此,維護民族地區的自然環境生態平衡顯得極為重要。雖然旅游產業的極大發展潛力使得眾多族地區都把旅游產業作為本地經濟發展的重點產業,但是從地方政府的經濟全局來看,旅游產業并不是地區經濟的全部,區域社會經濟發展具有多重目標,地區的環境保護目標在其他政府目標的掣肘下往往不能落實到位,在眼前利益的驅使下,大片的森林草地被毀掉,造成了江河上游大范圍的水土流失,脆弱的生態環境失去了緩沖帶,最終損害了民族地區的旅游資源。從企業的角度來看,缺乏環保的動機驅使,因此企業自然在環保方面缺乏足夠的動力。多種因素使得民族地區的生態環境保護往往成為區域經濟建設中的灰色地帶,民族地區的旅游資源維護缺乏足夠的保障。環保領域是非政府組織較為活躍的領域,許多非政府組織都把保護環境、維護生態平衡作為組織的工作目標,如自然之友、綠色江河等組織便是國內非政府環保組織的主力軍。在民族地區,自然旅游資源保護的需求和非政府組織的公益性特征和環保目標不謀而合,因此,環境保護是非政府組織參與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重點內容。對于民族地區的旅游資源保護,非政府組織參與的方式多種多樣,它們可以通過志愿者的志愿行為組去宣傳環境保護理念,使更多人理解和認知環境資源保護的重要性,同時,非政府組織也可以通過組織發動民眾對有關環境保護的決策進行影響,等等。拓展思路,創新參與方式可以使非政府組織對旅游產業的參與更加靈活機動,而多種多樣的參與方式也將有利于非政府組織對于旅游產業的參與達成更好的活動效果。


三、立足需求,多樣化參與角色

    從以上分析可知,非政府組織是基于一定社會公共利益而建立的組織,達成既定的利益目標是非政府組織的活動目的。如對環境保護組織而言,環境保護是其既定的利益目標,為了達成目標,非政府組織的成員要和多方面達成共識,才能達成目標,在不同的群體或組織的功能和職責面前,非政府組織要根據需求充當不同的角色,才能充分發揮其在政府——市場失靈地帶內的靈活工作優勢。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發展關系著民族地區的貧困、環境保護等問題,參與到民族旅游產業并促進旅游產業的發展是眾多非政府組織的工作目標,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發展牽涉資金、資源、管理、人才等多個方面,非政府組織在各方面所充當的角色也各有不同。從資金方面來看,我國民族地區擁有十分豐富的旅游資源,但是由于資金所限,大部分少數民族的旅游產業都處于資金短缺狀態。由于大部分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相對滯后,交通等方面的不便使得外地投資者也多持觀望態度,多數地區的旅游產業發展存在著極大的資金缺口,招商引資、與其他產業合作發展就成為旅游產業發展的重點問題,政府的扶持資金有限,投資企

業需要利益評估,政府和市場的失靈空間給予了非政府組織充分的工作空間,非政府組織在這里需要扮演中介和協調者的角色,促進區域之間的旅游產業鏈合作,為企業和旅游產業牽線搭橋,為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融資做出貢獻。從資源方面來看,豐富的自然資源是多數民族地區開展旅游業的資源基礎,但是由于部分地區礦產資源豐富或其他方面的利益目標較為突出,地方政府往往把旅游資源的保護放在第二位,從而使旅游資源受到損害,影響了旅游產業的發展,而中央政府往往在地方監督方面不能面面俱到,政府和利益企業在某種利益上的一致使得在部分民族地區旅游環境資源上政府和市場的作用失靈,保護者的角色就成為非政府組織參與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角色定位。從管理方面來看,從業人員的素質低下導致民族地區的旅游產業在酒店服務、景區策劃營銷、景區管理、游客權益保護等方面的實力與發達地區形成了差距。作為服務性產業,從業人員給游客所提供的軟性服務直接關系著游客的旅游體驗,從業人員的素質水平關系著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提升。根據政府失靈理論和市場失靈理論,非政府組織的公眾性和公益性是對兩者的有益補充,基于公益目標而建立的非政府組織,在客觀上都是由相關行業的有識之士所組成的團體,人員組成往往來自各行各業,人員素質水平較高,這樣的人力資源優勢對于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管理水平提升是很好的幫助,非政府組織在旅游產業管理方面可以充當協助者的角色。另外,在旅游產業管理方面,當地民眾和旅游企業都是旅游產業的既得利益者,利益方面的統一性使得二者對于站在對立面的消費者容易結成利益同盟,從而損害消費者的利益,因此,非政府組織還可以充當監督者的角色。在人才方面,民族地區的旅游產業鏈需要專業的服務才能使產業鏈健康發展,旅

游企業方面由于企業發展需要往往對人員有所培訓,而在本地自主開展住宿、接待、銷售等與旅游相關事務的民族民眾更多地是接受當地政府對業務規范方面的管理,而對于服務水平提升、環境保護、緊急事件處理等方面則缺乏必要的專業培訓,非政府組織在這方面有較大的發揮空間,他們可以充當指導者或協助者的角色,通過教材編寫、開展培訓班等方式參與到旅游產業中去,如云南省的境外非政府組織NGO),他們積極參與到云南省公益事業領域,他們在教育、衛生等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資助貧困地區的群眾和專業人員。

    另外,非政府組織在開展項目時的一些理念比較先進,如“參與式發展、互助式幫助”等,可以調動受援對象的積極性,其他方面非政府組織的工作效率較高,紀律嚴明,制度健全,機構精干,為當地同行做了很好的示范,非政府組織在這里又扮演了示范者的角色。另外非政府組織還可以充當宣傳者、合作者等角色,等等,立足需求,靈活充當各種角色,將有利于非政府組織更好地參與到民族地區的旅游產業中去,發揮更多的效用。


結束語
    在經濟、地理等因素制約下,民族地區介于政府管理和市場調節之間有更多的灰色地帶,基于政府——市場失靈基礎之上的非政府組織在民族地區有更多的活動空間。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發展關系著

民族地區的環境、貧困、人口等問題的解決,因此,民族地區旅游產業的發展需要非政府組織更多的參與,目前國內非政府組織對旅游產業的參與也不夠深入,影響有限,對相關問題的探索和創新將促進非政府組織更加有效地參與到民族旅游產業的發展中,為民族地區的旅游產業發展和區域經濟增長做出貢獻。


參考文獻:

[1] 靳建新.民間組織運作及管理文集[M].昆明:云南大學出版社,2006199201

[2] 褚松燕.中外非政府管理體制比較[M].北京:國家行政學院出版社,2008(4)9

[3] 王守杰.非政府組織從傳統慈善向現代治理轉型研究:發達國家第三部門變遷的經驗與啟示[M].蘭州:蘭州大

學出版社,2008(7)3

[5] 李曦輝.民族地區產業經濟學[M].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04(7)128

[6] 楊桂華.云南生態旅游[M].北京:中國林業出版社,2010(11)

[7] 周娜娜.民間旅游開發與可持續發展研究[J].貴州民族研究,2013(1)

[8] 洪玉松.生態旅游理念對麗江旅游業新發展的啟示[J].云南民族大學學報,2013(1)

??

体球网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