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的位置:> 民族旅游村寨發展模式研究——以貴州郎德苗族村寨和鎮山布依族村寨為例

民族旅游村寨發展模式研究——以貴州郎德苗族村寨和鎮山布依族村寨為例

來源:中國知網   作者:王嬋娟   發布時間:2014-09-24

【摘要】根據貴州郎德苗族村寨和貴州鎮山布依族村寨旅游發展的實際情況,結合旅游發展模式的相關研究成果,通過對兩種村寨的具體描述,概括出兩種旅游發展模式。

【關鍵詞】民族旅游村寨; 發展模式; 評價

所謂“發展模式”就是指人類社會從一種較低級的狀態向較高級狀態轉化時所遵循的原則、途徑、程序和方式等。目前各國學者在這個研究領域已取得很多成果,力圖構建系統成熟的模式,根據不同的劃分標準,主要有以社會形態為標準的資本主義發展模式和社會主義發展模式; 以歷史演進為標準的早發內生模式和后發外生模式;以自然基礎為標準的內向型發展模式和外向型發展模式; 以發展動力為標準的原發式模式、后發式模式、新發式模式; 等等。[1]本文的研究對象是兩個具體的個案,在一定程度上很難將其歸納到上述這些發展模式類型當中,雖然兩者在宏觀上是有某些共性的,但宏觀的模式類型會掩蓋微觀例子的特殊性,僅用上述已有的模式類型來歸納兩者,其特殊性型突顯不出來,此處的研究就沒有的比較的意義,鑒于上述原因,本文先深入地對兩個個案進行微觀分析,從而進一步在宏觀上讓兩者有一個橫向上的比較。

郎德苗族村寨和鎮山布依族村寨是貴州開發較早、知名度較高的民族旅游村寨,在國內外都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但是隨著民族旅游的深度發展,在現代化背景下,兩個民族旅游村寨在其發展過程中,其不同的旅游發展模式已使兩個典型的民族旅游村寨呈現出不同的發展道路。通過對其旅游發展模式的歸納總結有助于全面客觀地認識現有的旅游發展模式,對比不同旅游發展模式的優劣,探求符合多方利益主體合作的旅游發展模式,以期能最終實現民族旅游村寨的經濟、社會和環境的可持續協調發展。

一、郎德苗族村寨概況

郎德苗族村寨位于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縣郎德鎮西面,苗嶺主峰雷公山麓的丹江河畔,位于望豐河下游,距鎮人民政府1. 5 公里,距雷山縣城17 公里,距黔東南州府凱里27 公里,是苗嶺的腹地,全村分上下兩個自然村寨,對外旅游接待的是上郎德( 如果沒有特別指出本文后面所指的都是“郎德上寨”) 。郎德建寨始于明洪武年間,至今已有600 多年歷史。按苗族“子父連名”推算,已有30 多代。居民為陳、吳兩姓,分屬6 個宗支。該寨現有118 500 多人,98%是苗族。清咸豐同治年間,村民楊大六參加張秀眉領導的苗民大起義,反抗清政府統治,起義失敗后,村寨成為義軍將領楊大六的大本營,清軍征戰了18 年才將其平定。[21985 年,雷山縣公布郎德上寨為民族文物村; 1986 年,列為省文化廳貴州省首批重點保護民族文化村寨,同年郎德上寨被國家文物局列為全國第一座苗族露天博物館;1987 年,郎德上寨以“苗族風情博物館”的名義打開山門,對外開放; 1993 年被貴州省文化廳授予“苗族歌舞之鄉”; 隨后在1996 年被文化部命名為“中國民間藝術之鄉”; 1998 年被國家博物館列為“全國百座特色博物館”; 并于2001 年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如今,郎德上寨已成為苗嶺山中一顆亮麗的明珠,郎德上寨以其獨特的苗族民居建筑和民族風俗吸引了來自中外的游客。傳統的民族文化在旅游的發展過程得到了傳承和保護并形成自身的特色。[3

二、郎德苗族村寨旅游發展模式介紹

郎德苗族村寨旅游發展的形成,最初是從1984 年的文物保護工作開始的。1985 年,雷山縣把郎德上寨定為民族文物村,作為黔東南民族風情旅游試點單位率先進行對外旅游接待。到了1986 年,郎德上寨又被國家文物局列為全國首座露天苗族風情博物館,此時,文物保護工作和實際的旅游發展推動了其旅游發展模式的形成。里程碑的事件當屬1987 年村委會的一個重大決定,即引導全村放棄現有的種收成本較高的煙草種植項目,正式投入到新興的旅游接待中。村委會領導班子發揚集體智慧,創造性地將人民公社中實行的工分制加以改造并應用到旅游發展中,逐步形成“社區主導、全民參與”獨具郎德特色的民族村寨旅游發展模式。[4

實事求是地說,郎德苗寨主要是依靠社區居民自身的力量來實現自我管理的,村委會只是代表村民行使其對自身資源的管理權和經營權。村寨里自身組建的旅游接待中心是其旅游接待和運營管理的主體,這個小型的組織結構對村寨的旅游事宜進行統一組織、統一管理、統一服務、統一培訓,對社區內居民的旅游接待事宜進行整體性的協調和監督。“工分制作為一種切實有效的運作、管理和收益分配機制,保證了郎德上寨文化保護與旅游發展互動系統,特別是村寨旅游發展的良好運行”。[5]與此同時,當地政府所扮演的角色僅僅是在旅游規劃、基礎設施建設、形象宣傳及旅游市場規制等方面實行一些有限主導和把控,都是一些宏觀層面的引導和監督。[6

整體上看,郎德苗族村寨在國家文物保護自上而下的管理和村民自覺意識保護下使其民族文化得到傳承和保護。其旅游發展模式是國家文物保護下,以社區為主導,全民參加,工分制為其經營管理機制,政府有限參與的旅游發展模式。

三、鎮山布依族村寨概況

鎮山村是一個以布依族為主的布依族和苗族共同雜居的民族自然村寨。全寨共有120 戶人家,其中布依族為80 多戶,苗族為30 多戶。村寨距離貴陽市西南21 公里,花溪區西北11 公里,交通便利,地處花溪水庫中段,坐落在三面環水的半島之上,全村總面積3 8 平方公里,形如烏龜的半邊山隔水相望,景色秀麗。鎮山村按照地理分布分為上下兩個寨,上寨主要是古屯堡區域,民居全部包裹在屯墻之內,多為三合院民居,石板墻壁、石板蓋屋面、石板鋪天井等。下寨原先建于河畔,后因1958 年修建花溪水庫搬至屯墻之下“椅子”形地帶,居民為三排梯級結構,無院落,無隔墻,村內主街道由屯門可通往上寨碼頭,小巷通至各家住戶,形成豐富的石頭建筑空間,是典型的黔中地區屯堡石頭建筑。[7

1995 年被貴州省人民政府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和民族文化村。隨后,國家文物局、中國博物館學會和挪威王國合作開發署博物館的學者專家們到鎮山村進一步深入考察后,一致認為鎮山布依族村寨現有的自然狀態,社會結構、自然環境、經濟生活和精神生活仍然保存在一種比較完整的原文化生態中,是一個難得的、活生生的民族文化整體,符合國際生態博物館的基本觀點和要求。當地政府于2002 年報國務院批準,建立了花溪鎮山村布依族生態博物館,它是中國與挪威政府在貴州建立的四座生態博物館之一,憑借這個契機,鎮山布依村寨的名聲遠揚,同時前往鎮山旅游的游客日漸增多,使其成為了遠近聞名的民俗文化旅游村寨。[8

四、鎮山布依族村寨發展模式介紹

鎮山布依村寨對外進行旅游服務接待最開始起于1995 年,而后曾先后被評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民族文化村和中挪兩國合作建立的生態博物館。這些榮譽稱號成為了其早期發展的雛形,基本上其旅游發展模式就是建立在國家文物保護、民族文化保護和生態博物館建設基礎之上。發展初期,經濟效益不是很明顯,主要是農戶提供農家飯為主的自主旅游接待。隨后為了規范農戶農家樂旅游接待形式,籌建了鎮山村旅游管理站對本村內的農家樂旅游接待戶進行管理。通過制定和實施《鎮山村旅游餐飲接待制度》規范農家樂接待秩序,從制度落實到管理上有效地解決當地農戶彼此之間矛盾及旅游接待中存在的亟待解決的突出問題。2000 年后,鎮山布依族村寨整體旅游接待呈下滑趨勢,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資成效不大的情況下,順應旅游發展的趨勢,于2010 年成立“貴州山水鎮山布依文化旅游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后簡稱為: 鎮山旅游開發公司) 。該公司是由石板鎮人民政府與鎮山村村民委員會共同牽頭,以村民現金入股的方式形成的,是在現有旅游經濟發展的市場需求推動下所成立的,直接替代了原有的鎮山村旅游管理站,并且鎮山旅游開發公司與鎮山村委會脫鉤,實行自主經營、獨立核算、自負盈虧的經營機制,公司的經營方針以及發展由股東會議決定,實行企業化的經營和管理。[9

整體上,鎮山布依村寨是建立在國家文物保護、民族文化保護和生態博物館建設基礎之上,以家庭為主導的農家樂旅游接待,非全民參與,村民自建公司經營管理,政府有限參與的旅游發展模式。

五、對兩種旅游發展模式的評價

郎德苗族村寨旅游發展模式是以國家文物保護為大前提的,并且按照苗族習慣法和風俗習慣充分尊重本寨村民的自身發展意愿,創造性地保留了計劃經濟時代的產物——工分制,調動了社區全民投入旅游接待的積極性,最大限度地滿足了社區居民的利益需求。在強化族群自豪感的同時,使其民族文化得到了傳承和保護。當地居民的生產生活方式沒有因為旅游接待發生太大的變化,重視經濟效益的同時,看到的卻是當地社區極為重視郎德上寨的口碑和宣傳效應等其他社會效益,并且發展旅游的同時也使當地苗族樸素的綠色生態環保觀念進一步得到強化,促使民族村寨生態環境不斷得到改善和發展。[10]總體上在解決當地居民就業、民族文化保護、防止文化商品化后的文化雷同、確保文化真實性方面是值得肯定的,并且具有一定意義上的現實代表意義。社區主導型有利于充分尊重社區居民意愿,自主經營,自主管理,內部監督,結合當地實際,亦農亦旅,充分保證村民利益,管理成本較低,靈活多樣,優勢是凸顯的。[11]不足之處,由于主要是以社區為主導,缺乏宏觀層面的管理,早期旅游基礎設施投入資金不足,管理工作效率低下,經營發展速度緩慢,旅游接待能力有限,市場開拓和發展能力后勁不足。總而言之,旅游發展單靠社區來進行,無論是資金、技術等方面都力不從心,政府對其引導又受社區主導發展的影響,相當有限。

鎮山布依族村寨旅游發展模式也是以國家文物保護為大前提的,由于其民族文化與當地自然環境相融合使其旅游發展模式中重視民族文化與生態保護相結合,這是其旅游發展模式路徑中的重要特點。由于早期所形成的農家樂形式被社區居民所廣泛采納,使其旅游發展融合了鄉村旅游、農業旅游、民族旅游于一體,并使積極參與到旅游接待中的農戶也因旅游接待獲得了相應的收益。與此同時,那些由于旅游接待條件薄弱,無法進行農家樂接待的居民對投入旅游接待的興趣不高,全民參與積極性不夠。村民自建公司的經營機制,一定程度上增強了其市場開拓能力,使其能更好地融入到民族旅游市場發展中,但由于鎮山布依族村寨旅游發展模式中各個利益主體,政府、公司、農戶三者之間存在著身份相互交叉,勢力相互滲透,各利益主體在旅游發展過程中表現為不同場合、不同利益的各種經濟博弈,使其民族旅游發展偏離民族旅游文化的主體,走向了大眾休閑度假的旅游發展。

因此在不同的旅游發展模式下,不同民族旅游村寨尋求自身發展的同時,必須研究對其民族文化保護和開發的最有效路徑,這是民族旅游村寨發展最核心、最根本的出發點,進而保證民族旅游村寨可持續性的發展。

參考文獻

1]龐元正,丁冬紅等. 當代西方社會發展理論新詞典[M].長春: 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1

2]貴州旅游在線.郎德苗寨[EB/OL].http: / /wwwgztravelnet /wzgz/200411 /1523html

3]李會娥,徐圻.民族旅游的典范——貴州雷山郎德上寨研究述評[J].凱里學院學報,2011(2)

4][5]李欣華,吳建國.旅游城鎮化背景下的民族村寨文化保護與傳承[J].廣西民族研究, 2010(4)

6]陳志永,吳亞平,費廣玉.基于核心力量導向差異的貴州鄉村旅游開發模式比較與剖析——以貴州天龍屯堡、郎德苗寨和西江苗寨為例[J].中國農學通報,2011(23)

7]百度百科.鎮山村[EB/OL].http: / /baikebaiducom/view /1490994htm

8]中國經濟網.貴陽花溪的鎮山布依寨[EB/OL].http: / /tripdvcecn /news /25365html

9]孫小龍,郜捷,趙萍萍.古村鎮旅游發展模式的比較研究——以青巖古鎮和鎮山村為例[J].武漢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1(1)

10]李欣華,吳建國.旅游城鎮化背景下的民族村寨文化保護與傳承[J].廣西民族研究, 2010(4)

11]石堅.西南民族村鎮旅游模式探究[J].生態經濟( 學術版) 2011(2)


体球网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