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的位置:> 民族旅游對民族技術文化的影響芻議——以貴州黎平肇興侗寨為例

民族旅游對民族技術文化的影響芻議——以貴州黎平肇興侗寨為例

來源:中國知網   作者:楊馮磬   發布時間:2014-09-24

【摘要】民族旅游成為近年來旅游業的主要內容,民族技術文化作為民族地區獨特的智慧沉淀,其價值十分巨大的。民族旅游的介入使民族地區的技術文化發生了改變,本文以貴州黎平肇興侗寨為例,分析民族旅游背景下民族技術文化受到的影響,以期對民族技術文化的保護提供一些思考。

【關鍵詞】民族旅游; 民族技術文化; 肇興侗寨; 影響

民族文化是各民族的先民們適應所生息繁衍的自然生態環境的產物,為該民族的大多數成員所普遍接受,共同分享,深層認同,集體維護,世代相傳。民族技術文化是各民族利用自然界的各種物質材料,所創造出來的具有民族特色性和民族地域性的技藝文化,它所積淀的是民族智慧和民族優秀的文化結晶。

1.民族旅游背景下肇興侗族傳統民族技術的變化

肇興侗寨位于貴州省黎平縣,地處湘、黔、桂三省交界處,有“中國第一侗寨”之稱,是侗族南部方言地區最大的侗族村寨。侗家人在漫長的農耕歷史中,創造出了種類繁多的侗族工藝品,用來滿足自身生活所需。近年來民族旅游的興起,大量游客涌入肇興體驗民俗和民族技術文化,使其產生了巨大的經濟效益。民族旅游吸引旅游者之處,主要在于少數民族文化與主流文化的異質性,而這些異質性的承載物主要是民族技術技藝。肇興民族技術源于傳統的滋養,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但是它也不是一成不變的: 技藝精湛的侗布制作工藝、精美絕倫的建筑、原生態的生產生活方式,隨著社會的發展、當地居民的經濟索求和旅游的開發,也必將注入新鮮的血液,使技術變遷速度加快,適應著現代和傳統交替的空間。

(1) 生產規模和生產工具的變化。民族旅游帶來大批外來游客,旅游市場急劇擴張,原來滿足家庭需求的生產量已不能滿足游客的需求,這就給了民族工藝品的生產規模擴大生產的契機。表現在生產工具發生了變化,除了保留制作手工藝品原有的工具之外,出現了電動力代替手工動力。肇興傳統的侗布制作工藝中,紡紗織布環節、捶布的工藝環節中所用的生產工具發生了變化。有的是原料的變化,有的是工藝過程中一些小機械化的介入,還有的是在制作造型方面進行了改進,這些變化對于保存完好的民族技術文化有著不可小覷的影響力。過去侗布的制作過程中,紡紗織布環節是采用傳統的侗族織布機來完成的,耗時較長,由于旅游市場的需求,侗布供應量較大,現在許多制作侗布的家庭為了節約時間,絕大多數采取購買市場上機器織好的土布進行靛染,用藍汞代替了傳統的植物染料藍靛,捶布是為了使涂在布匹上的原料融入布匹實質更為勻稱結實。但是捶布的工藝中需要反復的捶打,用木槌一錘一錘地慢慢敲打,而現今的肇興侗寨的侗布中,有些家庭采用小機械的捶壓機,代替了人工捶布的工藝,大大節約了生產的時間,但也因此改變了工具的使用。

(2) 銷售渠道的拓寬。在旅游地區傳統的民族手藝產品原來主要是為了滿足當地居民的生活,因此銷售的范圍多為附近的居民。民族旅游激活傳統工藝品的擴大生產后,民族地區的手工藝品逐漸形成自己的旅游品牌,旅游產品的開發根植于深厚的民族技藝,如今肇興的侗族人制作手工藝品,不僅僅只是為了滿足家庭成員的需求,而是進一步擴大了其使用的渠道。肇興侗寨大力打造的是侗族的亮布,亮布的制作原來有季節性,但在銷售量擴大的驅動下也改變原來只有在農閑時才生產的習慣,服務于旅游業。民族旅游品牌的塑造,給民族手工藝品的銷售帶來了量的飛躍,大大地擴寬了其銷售渠道。

(3) 用途的改變。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便捷的現代產品也改變著肇興侗族的生活。家用電器、大量的塑料制品等以其經濟實惠的優勢取代了侗族傳統的生活用具,如竹編飯卣(盛飯的器皿作用相當于飯盒) 、竹編背簍、樹皮飯桶等等。從它們的實用性而言,其用途發生了變化,其實用的功能在進一步的減弱,而其裝飾性、審美性的價值在民族旅游中逐漸凸顯。旅游業的來臨,激活了傳統技術文化的再復興之路。在政府和民眾的共同參與下,一些民族手工技藝在肇興侗寨呈現,在肇興新建了許多鼓樓和風雨橋作為觀賞的景觀,改變了鼓樓原有的功能和文化內涵,更多的是為了純粹的觀賞。雖然傳統手工藝用途有了較大的變化,但是這種變化讓傳統的民族手工藝文化彰顯出新的活力,使得很多即將遺失的工藝品得到重新傳播。

2.民族旅游背景下肇興侗寨民族技術文化傳承的變化

民族旅游發展引發了民族地區傳統手工藝品風格和形式的變化,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促使民族傳統手工技藝的復活、再生,但原來富有宗教意義和儀式禮儀的手工藝品在旅游開發的過程中慢慢喪失了其傳統的文化內涵,被賦予新的審美價值。

(1) 思想觀念的轉化。民居的恢復和重建,民族元素在街道上呈現,顯示著傳統的技術文化在當代有了新的價值,為傳統技術文化的復興提供了可能。肇興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前來旅游,感受侗族民風,民族旅游的發展給當地帶來的不僅僅是在農業收入之外的第三產業收入,而且極大地增強了當地居民對侗族傳統文化的自豪感和認同感。民族技術文化下所產生的民族手工藝品,在經濟利益導向下,手工業者憑借傳統手藝改善了自己的生活,這讓他們對于自己祖祖輩輩傳承下來的手藝有了新的認識,對技藝傳承產生了巨大動力。他們已經不僅把傳統技藝作為一種謀生手段,還認識和擔起了民族技藝傳承的責任和使命,更為自覺的守護著祖先留下的手藝。

(2) 傳承方式擴寬。對于傳統手工技藝保護而言,傳承空間、主體的重視和參與是最重要的因素,民族旅游使侗族的傳統手工藝以活態、動態展現的方式在原有的生存空間中展示、生存。手工技藝為至今還掌握傳統手工藝的藝人們帶來了經濟上的滿足,為部分的傳統手工藝的傳承、保護、技藝的拓展提供了支撐,使得傳統是民族技藝在現代的技術時代里得到它自己的價值,必將吸引技藝文化空間內的年輕的一代學習掌握,使其得到有效傳承和拓展。如今,手工藝生產的量的需求也改變了傳統的、單一的家庭傳承方式,招收學徒或者招聘職工進行產業化的加工,拓展了傳承渠道。

(3) 政府介入增加新的保障。民族技術文化帶來巨大的經濟生命力和民生改造力,使政府對其充分重視起來,加大了保護傳承的力度。在整個貴州,經過政府出臺制度,形成了“傳承人激勵機制”,即每一位縣級以上少數民族技術文化傳承人都有固定的年補貼,年補貼在3000 元至20000 元之間,在此基礎上如果傳承者舉辦培訓班,則根據培訓人數和成果來評定給予額外的經濟獎勵。肇興侗寨也不例外,可以預見的是,通過政府的有效干預,肇興的傳統手工技藝傳承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支持與保障。

3.關于民族旅游背景下技術文化如何再轉化為傳統的思考

我們看到,民族旅游為民族技術文化發展提供了后勁,為傳統民族技術文化的傳承擴寬了道路,而民族技術文化為民族旅游發展注入新鮮的活力和可持續發展的動力。二者在相互作用的過程中使得文化發生變遷,使得傳統的技術文化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傳統的民族技術文化在民族旅游的背景下轉為新的生產力,而這個過程也是傳統技術文化再創造的過程。從另一面辯證地看,如果過分注重刻意的追求旅游商業價值,就會造成文化深層次內涵的忽視和丟失,在旅游地內部刻意地迎合與外部技術文化沖擊的雙重作用下,肇興的傳統技術文化就會不斷地變形、失真,最終使傳承喪失掉“民族”和“文化”的特質。因此,在這種相互作用的過程中,如何把握好傳統民族技術文化保護和開發的度,使其不丟“民族”和“文化”之根,顯得尤為重要。

(1) 傳統民族手工技藝在民族旅游開發過程中要防止空殼化。傳統隨著社會的發展、民族的發展發生變化。傳統在變化的過程受不同因素影響,有的是緩慢的,有的是迅速的,但傳統會在變化中不斷沉淀,不斷地改變著民族價值觀,隨著時間的流逝成為支撐民族發展的精神。外來旅游者,到肇興主要是為了體驗和了解與其他民族相區別的一些生活方式及民族文化,尋求的是當地真實的傳統民族文化。例如,侗布的制作過程中,涂蛋清和反復捶打的工藝是有別于其他制布的技術,如果將其舍棄就會失去傳統技術的核心,失去其特色,剩下的只有“空有其表”。為了能讓傳統的民族技藝更好地服務于旅游業,人們要不斷地從傳統中吸取經驗,在再創造的過程中避免空殼化,要在開發的過程中傳播好民族傳統的文化,不要急功近利,舍棄其傳統,不要為迎合短期市場價值而犧牲傳統。

(2) 要挖掘傳統技術文化的產品的深度和廣度。在發展民族文化產業的時候,要使得民族技術傳統文化產品更加精細、內容更加豐富。在深度方面,通過歷史文獻資料,進行文化方面的整理,將傳統的技術文化進一步完善,用以恢復相關的民族文化風貌,在廣度方面,加大基礎設施建設力度,以侗族建筑、手工藝、服飾、宗教為主體,挖掘一些技術流程,讓旅游者參與制作過程,如建筑修建的過程、飲食制作的過程、手工藝品制作的過程,在這些過程中,要使用傳統的技術和工具,因為體驗者只是希望在短暫停留的過程中了解這些技藝品是如何制作的,他們不需要批量生產,不需要機器的介入,通過一些體驗方式能讓這些傳統的技術文化進一步得到宣傳,也使得表現更加生動和形象化。

(3) 保護傳統的同時創造出新的“時代傳統”。生產民族手工藝品,最大的問題就是機器生產的滲入。純粹手工制作的民族工藝品對游客的吸引力很大,但由于傳統的手工制作工藝太耗時,本身的生產周期一般很長,限制了供應市場的數量,就會形成一個市場缺口,所以這個缺口可以留給機械生產,一些工藝環節中引入新的技術,無形可以提高生產效率,新的圖樣也給手工藝人一些創作靈感,創作出結合時代和傳統的產品。能夠滿足不同地域、不同民族文化、不同的審美標準和不同欣賞習慣的人群的需求。所以要應辯證地看待手工技藝與機械生產的關系,在保護傳統的同時,并不是要犧牲使用新的技術。因為傳統手工藝品得以傳承上百年或上千年,其核心就是與時俱進,不斷創新,所以我們既不能拒絕現代科技在手工藝品中的應用,但也不能用現代機械完全取代手工技術,如何把握這個度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這也是傳統緩慢再造過程。

在民族旅游的介入的背景下,民族傳統技術文化現代變遷是無可避免的,但這種變遷喚醒了當地居民保護民族文化的自覺意識,他們無論是改良技術還是固守傳統技術,這都可以看作是一種自覺的意識。在這個過程中,政府、開發商及民眾都要從保護傳統的角度出發去挖掘民族傳統技術文化,去合理使用現代技術。那么,傳統技術文化也會回饋這些民族技術文化傳承者。

參考文獻

1]覃德清.中國文化概論[M].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2:8

2]吳迎春,揚曉云.國內民俗旅游開發對民族文化影響研究綜述[J].云南師范大學學報,2003(5)

3]張瑾.民族旅游發展對少數民族婦女影響的人類學探討——以貴州肇興侗寨為例[J].桂林旅游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08(4) : 292-295


体球网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