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的位置:> 基于GA優化的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評價——以西南少數民族地區為例

基于GA優化的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評價——以西南少數民族地區為例

來源:中國知網   作者:黃燕玲,羅盛鋒,程道品   發布時間:2013-02-21

 

【摘 要】 在綜合分析可持續發展、和諧社會及旅游地競爭力評價體系基礎上,結合可持續旅游核心標準,著重關注當地居民與旅游者感知,構建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體系,體系包括3個層次26個因子。以西南少數民族地區農業旅游地為例,運用非線性模型,結合MATLAB軟件中的GA遺傳算法工具箱進行可持續發展能力評價。結果表明,所構建的分類單項指標發展指數式具有“廣義”的普適性。案例地評價結果為農業旅游地發展提供適時反饋信息,并做出有針對性的改進和調控。

【關鍵詞】 農業旅游;可持續發展;少數民族地區;遺傳算法

 

1 國內外研究現狀

合理評估農業旅游發展現狀,科學評價和判定可持續發展能力強弱對促進民族地區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非常重要,但目前相關研究仍然欠缺。截至目前,國內外鮮見專門關于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評價體系的研究成果。但是,可持續與和諧一脈相承,可持續發展也是為了獲得長久的競爭實力。

因此,對這三方面成果的分析是構架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評價體系的重要參考。旅游業可持續發展指標體系研究方面,世界旅游組織(WTO)從1992年開始進行研究,并在一些國家進行了試驗,指標較適用于新的發達的旅游地。

英國學者米勒(Miller)[2]就可持續旅游涵義對西方旅游學者進行了問卷調查,分析最可能代表他們觀點的“可持續旅游成分”。國內,崔鳳軍較早提出并建立了區域旅游可持續發展評價指標體系;牛亞菲、許濤等從宏觀層面,張美英、萬幼清等從中觀層面,王良健、魏敏從微觀層面,對旅游可持續發展體系構建提出自己的觀點。統計顯示,指標數量在9-70個之間,體系結構從2個層次跨至5個層次,指標權重確定方法以專家咨詢與AHP法結合考察最多,綜合評價以常規綜合評價法居多。  

和諧發展指標體系研究方面,從CNKI及網絡等公開渠道收集到的17個和諧社會綜合評價指標體系中,3個由統計部門提出,如國家統計局;3個由研究機構提出,如中國社科院;其余11個指標體系以研究者個人名義提出,如張德存、辛玲、齊心。指標數量在16-42個之間;指標體系的結構以3個或4個層次居多;指標權重的確定方法包括平均賦權、主觀賦權、專家咨詢;無量綱方法主要是閾值法;評價多用常規綜合評價法。

旅游地競爭力研究主要包括旅游資源、旅游者需求、旅游地形象、旅游空間合作等與旅游目的地競爭力的關聯研究。評價旅游目的地競爭力常用指標包括價格,如德懷(Dwyer);旅游人數,如王擴良(Wang KuoLiang);旅游收入,如薩利(Sahli);游客滿意度,如史春云;環境管理因素,如古羅奧庫恩(Gooroochurn)等。由于目的地競爭力概念上不統一,選用的評價因子、建立的模型以及量化方法也不同,國外研究中主要使用的量化方法有方差分析、聚類與判別分析、回歸模型分析以及偏離-份額分析等。國內旅游地競爭力研究總體上定性分析較多,定量評價中使用較多的量化方法是層次分析法。

綜觀文獻,我國旅游可持續發展能力指標體系與評價的探討仍處于探索階段。針對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而言,傳統的評價標準和方法存在下述幾方面的不足:

(1)理論建構不足,在選取指標時具有較大的隨意性。

(2)忽視精神層面,過于依賴統計指標。多數指標體系局限于從現有的統計中選取指標,人的主觀感知較少涉及,而旅游目的地開發過程中,其社會經濟文化環境的可持續發展能力的維持與提升,都要依賴于旅游地的“人——利益主體”來實現,尤其是居民與旅游者的感知是最為重要的評價主體,卻因實際工作的繁重而常被忽略。

(3)技術層面上,一些指標體系沒有明確評價的對象或層次;模糊綜合評價、多元統計綜合評價等綜合評價方法的使用比較薄弱。

因而,運用現有的評價標準和方法評價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往往導致評價結論與實際條件及潛力有較大的差距,有必要建立新的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評價體系,并對其進行科學評價。

2 農業旅游地可持續能力評價體系

2.1 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評價體系建立依據

綜合文獻研究成果,本研究對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表述為:旅游地“社會-經濟-自然”復合系統在既滿足當代人及本區域的需要,同時又不對后代人及其他地區滿足其需要的能力構成損害的發展中所表現出來的綜合實力。其旅游發展將提高目的地社區居民的生活品質,并在發展中維護“公平”;滿足日益增長的旅游者需求和旅游業發展要求,為旅游者提供高質量的旅游體驗,同時吸引潛在旅游者;維護作為旅游發展的基本吸引力要素的資源、環境質量;保持或提高旅游業的競爭力和生存力。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評價體系構建在可持續發展目標指導下,同時遵循科學性、完備性、導向性、層次性、可操作性、可比性和關聯性原則。

2.2 農業旅游地可持續能力評價體系

總結和借鑒前人研究成果,并向相關專家、案例地居民及旅游者進行指標選取咨詢,結合農業旅游地社會經濟發展的實際情況和特點以及實地調研,兼顧可操作性,研究設計了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評價體系。

共計26個指標因子,如下:

(1)經濟可持續發展是基礎,從社區生產發展及維護“公平、和諧”等方面去考察,包括農民人均純收入增長率、高低收入戶收入比、農民家庭旅游經營年收入增長率等5項指標。(2)社會文化可持續發展是保障,強調旅游開發對當地社會文化影響,包括治安穩定指數、農民的生活品質滿意度、鄉村風貌認同感、傳統文化資源開發認可度等5項指標。(3)環境可持續發展是依托,從旅游發展對環境的影響與依賴等方面分析,包括衛生狀況滿意度、環境質量指數、能源替代開發指數等5項指標。(4)旅游管理可持續發展,主要強調有效管理、居民參與和游客感知對農業旅游地發展的重要推動作用,包括農民參與度、公共服務與民主管理滿意度、旅游者總體滿意度等4項指標。(5)農業旅游開發條件,包括區域經濟狀況、區位與通達度、適游期等4項指標。(6)農業旅游發展潛力,包括產品開發潛力、可持續發展態勢、編制旅游業發展規劃等3項指標。

6個子系統相輔相成,經濟發展是基礎,社會穩定和資源環境是保障,社會公平和社會進步是目標,開發條件與潛力保證未來可持續發展,26個指標因子共同揭示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情況。其中包含旅游地居民感知因子7個,旅游者感知因子2個,“主客”雙方感知因子占總評價指標因子的35%。

本指標體系具有以下特點:

(1)著重關注“可持續旅游”主要目標——“提高旅游地居民的生活水平,為旅游者提供高質量的旅游感受”,強調當地居民與旅游者的感知評判,兼顧客觀指標與主觀指標。嘗試彌補以往此類體系的不足——忽視精神層面,過于依賴統計指標。(2)對應中央提出的建設和諧新農村的目標和要求,反映構建和諧社會的目標和任務。

3 基于GA優化的少數民族地區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實證分析

3.1 研究區域

案例地選擇充分考慮它們的典型性、代表性、各種特征的差異化,以使得研究具有說服力、對比性和示范性。我國西南三省——廣西、云南、貴州是傳統農業省份,少數民族人口數量位于全國前3位,經濟基礎較弱,但特色農產品、民族旅游資源豐富,發展農業旅游對其構建和諧社會有著重要作用。因此,在西南三省區選取農業旅游地,分別是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恭城瑤族自治縣紅巖新村(以下簡稱紅巖新村),貴州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巴拉河流域農業旅游區(以下簡稱巴拉河旅游區)和云南省曲靖市羅平縣油菜花海(以下簡稱羅平油菜花海)3個全國農業旅游示范點。

3.2 主要研究方法——遺傳算法原理與優點

遺傳算法( Genetic Algorithm,縮寫為GA)是一種有效的解決最優化問題的方法。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通常由多類不同指標構成,各評價對象間又存在各式差異,目前常用的方法是層次分析(AHP)法與傳統的線性加權綜合評價法結合,但不同專家在指標選取及進行權重分配時觀點各異,綜合評價一直是該項研究的難點。常規的評價模型多采用簡單線性加權平均法。這類評價模型法無論是方法學本身還是評價功能均存在許多不足之處。如,各評價指標多是線性函數關系的假設在現實情況下難以成立,作為一個系統可能存在復雜的非線性相互作用。而GA算法對指標個數及選取在一定前提條件下具有較強適應度,對可行解表示出廣泛性、群體搜索特性和不需要輔助信息等優點。因此,本次研究用此方法進行少數民族地區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的評價。

4 討論與結論

(1)發揮少數民族地區農業旅游地優勢,增強可持續發展能力,對少數民族地區制定可持續發展戰略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本文在全面回顧可持續發展、和諧發展、競爭力評價體系的基礎上,結合地區實際,提出了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指標體系。體系包含3個層次,6個方面,26個指標,著重強調“主客”雙方的感知對評價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能力的重要性。但無論是體系還是方法都是提供一種思路,具體的指標設計和權數的確定應當根據研究對象的特點作進一步調整和完善。

(2)運用更貼近現實的非線性模型,使用MATLAB軟件中的GA遺傳算法對案例地進行評價,結果是貴州巴拉河旅游區可持續發展能力最好,接近較強Ⅳ級標準,廣西紅巖新村次之,發展能力屬于Ⅲ級中等,云南羅平油菜花海較弱,3個案例地可持續發展能力都有待加強,尤其是應加強社區居民、旅游者的參與度,提高旅游管理的能力,加強可持續發展戰略研究。成果將為少數民族地區農業旅游地可持續發展提供適時反饋信息,從而促使在實踐工作中做出有針對性的改進和調控。該評價結果與筆者已發論文中運用旅游者感知模型評價結果相吻合。

(3)基于GA優化得出的分類單項指標發展指數式不僅適用于分類單項指標的指數計算,對于其中某類可能添加的新指標,只要選擇適當,對該指標進行規范處理后的各級標準值,與該類的其余指標相應的標準值差異不大,由于GA算法具有魯棒性,可認為該指標是否加入該類用GA優化公式中的參數,對最終優化得到的參數值a、b無顯著影響,即公式(6)對該新指標同樣適用。換而言之,分類單項指標的發展指數式評價不受分類指標個數多少限制,具有可比性和實用性。因此,公式

(6)具有“廣義”的普適性。評價結果顯示與實地考察分析基本吻合。不過,分類單項指標發展指數式是基于文獻查閱及調查問卷等選取的分類指標及其5級標準,應用GA優化參數得到的,若分類指標選取的分級標準值與表4中的標準值差異較大,則優化后的公式(6)中的參數a、b也有差異。

致謝:感謝廣西恭城縣旅游局、貴州黔東南州凱里市旅游局和云南省羅平縣旅游局在課題調研過程中給予的積極幫助和配合;感謝桂林工學院旅游專業碩士研究生,2003、2004級本科生在野外考察、問卷調查等方面做出的辛勤工作。

 

【參考文獻】

[ 1 ] 黃燕玲·基于旅游感知的西南少數民族地區農業旅游發展模式研究[D].南京師范大學博士論文,2008.108-112.

[ 2 ] 張美英.區域旅游可持續發展及其評價研究[D].中科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博士論文,2006.17.

[ 3 ] 崔鳳軍,許峰,何佳梅.區域旅游可持續發展評價指標體系的初步研究[J].旅游學刊,1999,(4):42-45.

[ 4 ] 牛亞菲.旅游業可持續發展的指標體系研究[J].中國人口·資源與環境,2002,12(6):42-45.

[ 5 ] 許濤,張秋菊,趙連榮.我國旅游可持續發展研究概述[J].干旱區資源與環境,2004,18(6):123-127.

[ 6 ] 萬幼清.旅游可持續發展評價指標與方法[J].統計與決策,2006,(2):10-12.

[ 7 ] 王良健.旅游可持續發展評價指標體系及評價方法研究[J].旅游學刊,2001,(1):67-70.

[ 8 ] 魏敏,馮永軍,李芬,等.農業生態旅游可持續發展評價指標體系研究[J].山東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4,6(1):27-30.

[ 9 ] Dwyer L, Forsyth THP, Rao P. The price competitiveness of travel and tourism: a comparison of 19 destinations [ J ].Tourism Management,2000,21:9-22.

[10] Wang Kuo-Liang, Wu Chung-Shu. A study of competitiveness of international tourism in the south east Asian region[R].Korea,Seoul,Eleventh Annual East Asian Seminar on Economics:Trade in Services,2000,June:22-24.

[11] Sahli M, Hazari B, Sgro P. Tourism Specialization:A comparison of 19 OECD Destination Countries[EB/OL].http://www.erc.ucy.ac.cy/English/conference2003/.

[12] 史春云,張捷,尤海梅.游客感知視角下的旅游地競爭力結構方程模型[J].地理研究,2008,27(3):703-714.

[13] Gooroochurn N. Sugiyarto G. Competitiveness indicators in the travel and tourism industry[J].Tourism Economics,2005,11(1):25-46.

[14] 王慧炯,甘師俊,李善同,等著.可持續發展與經濟結構[M].北京:科學出版社,1999.175-220.

[15] 李祚泳,彭荔紅,程紅霞.基于GA優化的城市可持續發展評價的普適公式[J].系統工程,2000,18(6):6-10.

[16] 李祚泳,沈仕倫,鄧新民.社會、經濟與環境協調發展指數評價模型[J].上海環境科學,2000,19(5):201-204.

[17] 李祚泳,汪嘉揚,熊建秋,等,著.可持續發展評價模型與應用[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7.166-183.

[18] 雷英杰,張善文,李續武,等,著.MATLAB遺傳算法工具箱及應用[M].西安: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出版社,2005.16-36.

[19] 黃燕玲,黃震方.農業旅游地游客感知結構模型與應用——以西南少數民族地區為例[J].地理研究,2008,27(6):1455-1465.

体球网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