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的位置:> 娘本:中國唐卡大師

娘本:中國唐卡大師

來源:中國民俗學網   作者:蔡文斌   發布時間:2012-10-16

  

從12歲跟隨夏吾才讓大師學習唐卡繪畫,到今年獲得非政府類文化最高獎項,28年的唐卡繪畫生涯中,娘本以執著和努力,給自己的藝術生涯留下了一個個注腳;從借債辦熱貢畫院,到辦熱貢唐卡職業技能培訓學校,辦熱貢唐卡技藝博物館,他把得來的一切又都全部“還”給了熱貢文化和唐卡藝術。很多人問他,你這是要活兩輩子人啊?娘本說,我只能活一輩子,但要把這一輩子能做的事情做好。這句話里,包含的是熱貢這片金色谷地里,七百多年來祖祖輩輩唐卡藝人的畢生心愿,那就是讓唐卡藝術從這里走向世界。

8年潛心鉆研畫風自成一派

12月21日,采訪娘本的時候,他剛從北京領了“中華藝文青年獎”回到西寧。“站在中華藝文青年獎的領獎臺上,我知道,這個獎來自于我多年對唐卡藝術的執著追求,也來自于這些年文化事業和文化產業的不斷發展,沒有這個背景,我也許還是會像很多老一輩畫家一樣,只是默默傳承了熱貢藝術,而做不到像今天一樣發揚它。”娘本用手理了理微亂的頭發。

從12歲跟隨夏吾才讓大師學習唐卡繪畫,到今年獲得非政府類文化最高獎項,28年的唐卡繪畫生涯中,他以執著和努力,給自己的藝術生涯留下了一個個注腳。

娘本隨夏吾才讓大師先后到西藏、甘肅、云南、上海、天津、廣州、深圳、四川等地,參加藝術創作的文化交流和展出活動。所到之處都留下了精美的藝術作品,贏得了藝術界的普遍好評。

為了提高繪畫技藝,他專程赴成都系統學習、研究傳統工筆繪畫藝術。這使他的眼界和藝術表現手法更加廣闊和多樣。在成都,娘本賣出了他的第一幅唐卡作品。“就是在賣那一幅作品的時候,我認識了一位商人。”娘本說,正是那位商人為他介紹了一筆73幅作品的大生意。后來,娘本才知道,那73幅作品都被東北一座叫寶寧寺的寺廟收藏。

娘本的畫風自成一派。他的作品,在設色上充分利用固有色和夸張色的配合。高純度夸張的色彩,配合優美的造型,在現實與幻影般的環境中,展現唐卡藝術的魅力,創作出奇麗的藝術境界。在藏文化博物館,有一幅世界上最長的唐卡作品。這幅作品的完成,離不開三百多位畫師的敬業工作,娘本就是其中之一。“許多畫面都是由毫筆繪成,在放大鏡下才看得清楚。”娘本說。

2007年6月,經首屆中國唐卡大師宣傳推介系列活動組織委員會專家評審,娘本獲得“首屆中國唐卡大師”稱號。

傳承和發揚唐卡藝術大家說娘本要活兩輩子人

2003年,夏吾才讓大師去世的時候,給他的真傳弟子娘本留下了一句話——我真希望能有一所學校,讓更多的人學會畫唐卡,讓更多的人知道唐卡。

2011年12月22日,在這個寒冷冬日的早晨,娘本站在熱貢唐卡職業技能培訓學校已經搭起的建筑框架前,盼望著明年的春天能夠早點到來。“明年3月15日,是已經定了的開工的日子。”娘本說,“這將是一所教授大家唐卡繪畫技藝的學校。”

夏吾才讓大師天生聰慧,靈敏好學,悟性極高,被張大千看中,一同去敦煌臨摹壁畫,在近三年的時間里,他悟出了魏唐畫風、吳道子流派的鐵線功夫神韻,領悟到了敦煌壁畫藝術的精髓內涵,畫技精絕。娘本非常崇敬自己的老師,跟隨大師走了很多地方,技藝日臻純熟。

在成都邊畫邊賣,到拉薩找商場代銷作品。“在拉薩,我一待就是8年啊。”娘本說,正是在那些艱難的日子里,他一點一點積累了一些資本。

“錢不能閑著。”賺了錢的娘本始終沒有忘記師傅的遺愿,他投入全部積蓄,還借了父母、兄弟姐妹的錢,辦起一家畫院。

也正是這些年,唐卡作品的價格從以前的幾百元一路走高,到了現在的幾萬元、幾十萬元。熱貢唐卡藝人從幾百人增加到上萬人。熱貢畫院不但還清了當時欠的錢,還獨資建立了一所以唐卡教學為主的職業技能培訓學校。“1400萬元的投資,全部來自畫院。”娘本說,青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深入,和各種優惠政策、條件,是畫院發展這么快的基礎。熱貢唐卡藝術的傳承和發揚,需要政府部門的努力,作為畫師,他也要盡一份責任。

“財富來自社會,還得回到社會去,現在我有能力做這些事。”這是娘本投資建設熱貢唐卡職業技能培訓學校的初衷。學校四千多平方米,可以容納三百多名學生學習。

辦畫院,建學校,按照大多數人的想法,娘本已經算“折騰”夠了。可是,娘本不這樣想,他還要蓋一座熱貢唐卡技藝博物館,把大師們的精品力作收集起來,供學唐卡的人學習觀摩。

原本建議娘本蓋一座賓館,衣食無憂過完下半輩子的人,聽說娘本的想法后驚詫無比:你這是要活兩輩子人啊?娘本說,我只能活一輩子,但要把這一輩子的事情做好。“唐卡藝術已經不僅僅是黃南的了,它是青海的,更是中國的精粹藝術。”娘本說,我們的祖先在這里孜孜不倦地畫了七百多年,流傳下了這精美絕倫的唐卡藝術,我們一定要盡最大的力量,把它傳承和發揚下去,讓全世界了解它,熱愛它。

在熱貢畫院,娘本收養了23名孤兒,教他們畫唐卡。他經常對他們說,現在你們是23個人,將來你們有了成績,一定要繼續教別人畫唐卡,就算一個人教十個,也能把23變成230。他們的徒弟再教徒弟,唐卡藝人的隊伍就會不斷擴大,唐卡藝術就會一直傳承下去,不斷發展。

“等職業學校建好了,也優先招收孤兒和家境不好的孩子,他們的生活我負責,他們學畫我來教!”這個低著頭,在尺方畫布上兢兢業業畫了28年唐卡的漢子,今天高昂著頭,無比豪邁。

作為唐卡大師,娘本覺得有責任助唐卡藝術一路上升

唐卡價值陡增,市場潛力越來越大,不可避免地出現了以次充好的作品,影響唐卡藝術的聲譽。娘本對此有些擔憂。他告訴我們,各級政府和唐卡大師們都已經行動起來,讓唐卡市場更加健康穩定。“我們成立了熱貢唐卡藝術鑒定委員會。”娘本說,委員會負責熱貢地區生產的唐卡的質量鑒定工作,他是委員之一。

準備出售的唐卡作品,要經過委員會的鑒定和認可。從起稿、線條、色彩、金線都要嚴格評定,娘本說,作品還將按等級被分為收藏品、精品、一級品、二級品、紀念品等。等級不同,價格也不同。

委員會已經開始申請注冊熱貢唐卡藝術商標,明年就能辦下來。到時候,唐卡質量的鑒定將更加權威可信。這是對消費者負責,更是對唐卡藝術負責。娘本說,很多規范的工作正在一步一步地做,會有更多的藝人通過唐卡藝術受益。“現在的熱貢,很多人靠唐卡蓋了新房子,開上了私家車。很多鄰近村莊的人也想來學習唐卡藝術。”在娘本看來,畫唐卡已經不再是單純的藝術活動,它和當地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緊密聯系在了一起。今年,熱貢畫院的效益將達到三千萬元。

經過多年的努力,熱貢唐卡藝術聲名鵲起。娘本覺得,這里頭,政府部門的重視和唐卡藝人的努力功不可沒。 

体球网即